投稿指南
来稿应自觉遵守国家有关著作权法律法规,不得侵犯他人版权或其他权利,如果出现问题作者文责自负,而且本刊将依法追究侵权行为给本刊造成的损失责任。本刊对录用稿有修改、删节权。经本刊通知进行修改的稿件或被采用的稿件,作者必须保证本刊的独立发表权。 一、投稿方式: 1、 请从 我刊官网 直接投稿 。 2、 请 从我编辑部编辑的推广链接进入我刊投审稿系统进行投稿。 二、稿件著作权: 1、 投稿人保证其向我刊所投之作品是其本人或与他人合作创作之成果,或对所投作品拥有合法的著作权,无第三人对其作品提出可成立之权利主张。 2、 投稿人保证向我刊所投之稿件,尚未在任何媒体上发表。 3、 投稿人保证其作品不含有违反宪法、法律及损害社会公共利益之内容。 4、 投稿人向我刊所投之作品不得同时向第三方投送,即不允许一稿多投。 5、 投稿人授予我刊享有作品专有使用权的方式包括但不限于:通过网络向公众传播、复制、摘编、表演、播放、展览、发行、摄制电影、电视、录像制品、录制录音制品、制作数字化制品、改编、翻译、注释、编辑,以及出版、许可其他媒体、网站及单位转载、摘编、播放、录制、翻译、注释、编辑、改编、摄制。 6、 第5条所述之网络是指通过我刊官网。 7、 投稿人委托我刊声明,未经我方许可,任何网站、媒体、组织不得转载、摘编其作品。

从乡村文青到历史学家(4)

来源:史学理论研究 【在线投稿】 栏目:期刊导读 时间:2021-06-29
作者:网站采编
关键词:
摘要:在金仓的同人、弟子眼中,他是一位勇于开拓新路的“猛将”和敢于挑战传统的“翻盘子”的人。 我们每个人都生活在奔流不息的历史长河中。因此,大

在金仓的同人、弟子眼中,他是一位勇于开拓新路的“猛将”和敢于挑战传统的“翻盘子”的人。

我们每个人都生活在奔流不息的历史长河中。因此,大家乃至历史学家,就把历史当作一部情节不断衍生、故事步步推进的电视连续剧,形成了一种僵化的进化论史学。而金仓则积极借鉴19世纪之后西方的历史哲学和文化人类学,并把它同中国历史学研究结合起来,构建了一种新的文化史学思想和方法,并在先秦史学方面推出一批成果。长期以来,史学界深陷困境,为了解困,有人主张向考古靠拢,有人倡导走向大众。前者如不断展示的古墓发掘,后者如“百家讲坛”中的历史演义。而金仓则公开批评古典进化论史学以及急功近利的史学斜路,竭力倡导用文化史学的理论与方法,深入把握历史深层中的规律、法则,现象、元素,进而以史为鉴、认识现实,推动当下社会的变革和发展。正如史学家吕绍刚先生所评价的:“常金仓先生为自己选择了一个重大的研究课题,那就是在对当代史学的自我反思、自我批判基础上探索新世纪史学的发展方向。他以区区私家之力,面对强大的习惯势力,引导人们接受一种新的历史思维,需要足够的勇气和耐心。”我是历史学的门外汉,不知道我这样的简单概括,是否接近了金仓历史研究的本意?在我看来,金仓已为史学界立起一块丰碑,也许它还不那么高大、壮丽,但它是全新的、重要的,需要史学家特别是他的弟子们继续丰富它、建造它。

地域性格和命运轨迹

金仓的一位硕士研究生在回忆文章中描述了这样一个细节:新生开学,学院召集师生见面,作为导师的常金仓讲话,一开口就提出一个尖锐问题:“现在,你们每个人都向我做个表态,你们来读书是为了拿这个硕士文凭,还是为了学些真本事?你们的目的不同,我的要求自然也就不同了。”初次见面,就给学生一个“下马威”,大家的表情立刻严肃起来,纷纷表态要追随老师刻苦读书。金仓就是这样一个认真较劲、是非分明、清高直率,甚至固执偏激、咬定青山不放松的人。“物以类聚,人以群分。”其实这样的个性在我身上也有。记得1982年我从山西大学调忻州文联,中文系开送别会,德高望重的马作楫老师给我提了一条意见:“各方面表现都不错,就是性格比较‘犟’。”我牢牢记住了这条意见,决心改掉,但本性难移,成效甚少。性格比我还要倔强的金仓,看来一生也没有改变了他的脾性。这种脾性成就了他的人生、事业,但也给他的命运带来了曲折、磨难。这种脾性既表现在他的日常生活中,也体现在他的处世为人中。外省人说“山西人性格倔”,晋北人性格尤为倔。山西的地域环境、生产劳动方式、文化传统和民风民俗,一点一点培养了山西人倔强的地域文化性格。金仓的犟劲,既是他的个人脾性,也是一种地域性格。

由是我想到了山西前辈先贤共同的性格特点。譬如贾植芳,一位学者,参加革命,抨击时政,一生坐过国民党、日伪军、共产党四次共25 年监狱,晚年依然无愧无悔。譬如赵树理,终生站在农民一边,同极“左”路线、冒进干部、文艺歪风斗智斗勇,最终惨死在“文革”运动中。譬如牛汉,解放后深知胡风已被打入“另册”,依然保持朋友间的来往,在胡风受批判之时站出来为他辩护,结果被捕入狱。他们所处的时代不同,从事的职业不同,但都有一种共同的地域文化性格:认死理、敢犯上、有担当。山西人的地域性格自然是丰富多样的,那些仁人志士也未必都是阳刚派,但这种倔劲、刚劲无疑是山西地域性格中的一个耀眼的亮点。金仓秉承了前辈先贤的这种地域性格,在人生旅途、事业历程中,同样表现得逼真、鲜活、强烈。

金仓的倔强、固执性格,体现在许多生活细节中。譬如穿衣服,总是白、灰、黑三种颜色的衬衣、中山装、夹克衫,且式样老旧,没形没象,很少看到他西装革履的样子。譬如使用的提包,很多年前就记得他喜欢用一个深色的布兜子,我在他的学生回忆文章中,再次看到了这样的描写:“(他)手中总是那个旧的不能再旧的布兜子,每次上课老师就是从这个兜子里掏出他的讲义。”不知道这是不是30年前的那只布兜子?他并不是不爱美,而是觉得穿平常衣服、用普通布兜,习惯成为自然,感觉方便,他不愿在这些生活细节上再动脑子,而让思想和心灵无挂无碍地自由飞翔。譬如坐姿,记得在村里时,他就喜欢双腿一盘,端坐在土炕上看书,一坐就是几个小时。后来上学了、工作了,没有土炕,就端坐在床上看书。他不喜欢坐在椅子上,坐一会就会站起来,甚至脱去鞋子蹲在椅子上。他从小练就了坐功、蹲功,成为教授了,依然保持着这样的习惯。譬如抽烟,在村里他就抽自种的小兰花烟,一是没钱买香烟,二是小兰花烟味道醇正。他不用烟锅子,自己卷,卷得快疾、漂亮,抽起来过瘾、提神。许多同事弟子在回忆中,都写到他经常卷小兰花烟抽。抽着自卷烟,他也许觉得又回到了故乡土炕,回到了青年时代。怀仁曾说:“金仓过的是苦行僧生活。”我说:“他求取的是历史学真经。”

文章来源:《史学理论研究》 网址: http://www.sxllyjzzs.cn/qikandaodu/2021/0629/478.html



上一篇:史学理论讨论
下一篇:文化自信与章太炎的教育思想

史学理论研究投稿 | 史学理论研究编辑部| 史学理论研究版面费 | 史学理论研究论文发表 | 史学理论研究最新目录
Copyright © 2019 《史学理论研究》杂志社 版权所有
投稿电话: 投稿邮箱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