投稿指南
来稿应自觉遵守国家有关著作权法律法规,不得侵犯他人版权或其他权利,如果出现问题作者文责自负,而且本刊将依法追究侵权行为给本刊造成的损失责任。本刊对录用稿有修改、删节权。经本刊通知进行修改的稿件或被采用的稿件,作者必须保证本刊的独立发表权。 一、投稿方式: 1、 请从 我刊官网 直接投稿 。 2、 请 从我编辑部编辑的推广链接进入我刊投审稿系统进行投稿。 二、稿件著作权: 1、 投稿人保证其向我刊所投之作品是其本人或与他人合作创作之成果,或对所投作品拥有合法的著作权,无第三人对其作品提出可成立之权利主张。 2、 投稿人保证向我刊所投之稿件,尚未在任何媒体上发表。 3、 投稿人保证其作品不含有违反宪法、法律及损害社会公共利益之内容。 4、 投稿人向我刊所投之作品不得同时向第三方投送,即不允许一稿多投。 5、 投稿人授予我刊享有作品专有使用权的方式包括但不限于:通过网络向公众传播、复制、摘编、表演、播放、展览、发行、摄制电影、电视、录像制品、录制录音制品、制作数字化制品、改编、翻译、注释、编辑,以及出版、许可其他媒体、网站及单位转载、摘编、播放、录制、翻译、注释、编辑、改编、摄制。 6、 第5条所述之网络是指通过我刊官网。 7、 投稿人委托我刊声明,未经我方许可,任何网站、媒体、组织不得转载、摘编其作品。

从乡村文青到历史学家(3)

来源:史学理论研究 【在线投稿】 栏目:期刊导读 时间:2021-06-29
作者:网站采编
关键词:
摘要:金仓的历史研究,着重点在先秦礼乐文明、历史发展中的文化规律等方面。这自然是一种教学、研究的需要和个人兴趣的结合,与现实社会特别是乡村社会

金仓的历史研究,着重点在先秦礼乐文明、历史发展中的文化规律等方面。这自然是一种教学、研究的需要和个人兴趣的结合,与现实社会特别是乡村社会似乎没有什么瓜葛。但在他的个人兴趣中,就真的没有乡村社会的“纠缠”吗?我想是有的。回想六七十年代的故乡生活,常常让人觉得感慨万千。故乡自然有淳朴、温暖的一面,但更有沉重、荒诞的一面。而让我们感到压抑的,是那种无所不在的民情风俗、道德礼仪等等。譬如作为年轻人,要求你忠孝仁义、乐天知命,要求你谦和谨慎、知书达理……特别是对文化人,这种要求会更严格、挑剔。而我们这些走出校门的青年学生,不仅不懂这套习俗礼仪,而且有一种本能的抵触和叛逆。譬如不大理会村里的人情世故,譬如待人接物上流露出一些清高傲气来。这就难免让村里人有种种看法和议论,眼光中就有了生分和暧昧。金仓对这种乡村风俗礼仪,一定有着深切的体验乃至教训。当他走进先秦历史时,发现三千年前就已经有了那样丰富成熟的礼乐文化,他在梳理、探讨这种历史文化时,也蕴含了对现实乡村的比照、反思。在他的代表作《周代礼俗研究》《周代社会生活述论》中,我们依然可以读出隐隐的现实性来。

金仓的历史研究,时间段主要是先秦,那是一个多么遥远的时代。但他的立足点却在现代。反顾五六十年代的乡村社会,那是只有一个脑袋、一种思想的时代。但在金仓的小屋里,我们常常悄悄地对反常的现实提出质疑,对社会的发展产生困惑,对未来的走向小心猜测……而金仓的看法和观点,总是让我和怀仁心悦诚服。正是这种知识分子的忧患感、责任感,使历史学家的常金仓,没有拘泥在对古代历史的考证、演绎中,而是置身历史、返观现实,从事着一种现代历史学的艰难建构。他明确地讲:“史学缺乏与时俱进的精神,为增进社会幸福贡献甚微,是导致史学困境的根本原因,而时势的变化只是诱因。”又说:“文化史研究就是社会文化的社会医生,要找出我们这个社会结构的不合理处,通过渐进式的改良对社会加以改变,只有改变社会的结构,才能改变社会的功能。”没有十年乡村的社会人生经验,没有历史转型期的痛苦思索,怎么会有金仓这种思想、志向、境界呢?

史学界“翻盘子”的人

俗话说“隔行如隔山”。虽然中国向来就有“文史不分家”的说法,但在社科、人文领域之间,“鸡犬之声相闻,老死不相往来”依然是普遍现象。这也正是我和金仓心灵相通却疏于联系的主要原因。1975年之后,我从山西大学中文系读书留校,又调回忻州地区文联,再上调山西省作家协会,历经三个单位,在文学圈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。而金仓1977年以后,从临汾师范学院、到陕西师范大学、又至沈阳师范大学,辗转三所高校,在史学界打出了一片天地。在这30余年中,我们在故乡、忻州、太原各见过一面。我每逢调动一次,总会写信给他,谈谈自己的近况、写作,问候问候他的情况、治学。他总会认认真真回一封长信,充满了兄长的关切。至于他的身心、家庭详情,历史研究课题与进展,就不大知晓了。这两年,我翻阅了他的几本学术著作,阅读了他的同人弟子为他编辑的纪念文集《奕世载德》,从网上观看了他的学术讲座,才对他后来的人生道路、学术研究有了大致的、较多的了解。当然只是管中窥豹,并未深入,但也依然领略了他这二三十年的艰难跋涉、独辟蹊径和杰出建树。

金仓的学术生涯,完全献给了中国先秦史、中国文化史的教学和研究,特别是在中国史学的科学化、礼乐文明、文化史学理论等方面,在文化人类学与历史学的结合方面,有着创造性的开拓。他对古代史学的研究进行了深入的反思和批判,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史学理论体系。此外,他还涉足神话、青铜器、历史文献、道教、人口学等多个领域,颇多硕果。他出版了多部著作。《晋国史纲要》与李孟存合著,是晋国历史的一部拓荒性著述。《周代礼俗研究》是在著名历史学家、他的博导金景芳教授指导下完成的学位论文,对中国传统礼乐文化进行了深广探索。《穷变通久——文化史学的理论与实践》全面阐述了他的文化史学理论,对中国历史中的文化类型、早期国家的产生、社会变迁等课题作出了新颖独到的论述。《二十世纪古史研究反思录》对史学研究的众多倾向性问题,如传统史学理论、历史传说研究、宗教和神话的思考、古代思想史探讨、早期国家社会制度研究等等,进行了精辟的梳理、反思。《周代社会生活述论》是为研究生写的一本古史研究入门书,继续倡导历史、文化研究的最终目的是发现原理和规律的观点。此外,他还在《中国社会科学》《政治学研究》《文史哲》等重要刊物上发表学术论文60余篇。当然,金仓作为一个教师、教授、博导,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了教书和育人上。他教出的本科生难以计数,培养出的硕士、博士研究生有60余名,可谓“桃李满天下”。

文章来源:《史学理论研究》 网址: http://www.sxllyjzzs.cn/qikandaodu/2021/0629/478.html



上一篇:史学理论讨论
下一篇:文化自信与章太炎的教育思想

史学理论研究投稿 | 史学理论研究编辑部| 史学理论研究版面费 | 史学理论研究论文发表 | 史学理论研究最新目录
Copyright © 2019 《史学理论研究》杂志社 版权所有
投稿电话: 投稿邮箱: